鲁迪·朱利安尼的市长任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朱利安尼任内,纽约市与其他城市的犯罪率下跌速度的比较图(1990-2002)。在担任第一任市长期间,朱利安尼与纽约市警察部门(NYPD)的部长威廉·布拉顿(William Bratton)一同发起了许多大规模的执法行动。朱利安尼的执法战略包括对于许多小型违法行为的打击—例如贪污、地铁逃票,并且组织极为强悍而具效率的“清洁队员”,朱利安尼主张这样将能对所有可能的罪犯送出一个警告讯号—亦即纽约市的治安将会被维持,而这个城市也会被“彻底清洁”。

朱利安尼指挥纽约市警察部门采取强悍作风对付那些与组织犯罪勾结的公司企业,例如黑帮横行的富尔顿鱼市场(Fulton Fish Market)以及纽约西部的贾维兹会议中心(Javits Center,甘比诺犯罪家族的聚集地)。在移除了各种黑帮的控制势力后,纽约市的商业行号每年也因此得以省下超过六亿元。

朱利安尼也在1994年和比尔·布拉顿一同创建了一套称为“警务责任系统”(CompStat)的犯罪防治机制,以统计学方式来分析地区的犯罪、并且分析罪犯的犯罪手法,同时也以图表的方式来计算警察人员的执法效率与犯罪的数量。警务责任系统给予了地区的执法单位和指挥人员更大的权限和执法空间,因为认为地区执法单位对于当地的犯罪情况和环境最为了解、也因此能够更有效减少犯罪数量。这套系统也增加了地区执法单位和指挥人员的责任。批评这套系统的人则认为这套系统会导致警察少报或操弄犯罪的资料。

在两届市长任期内朱利安尼一直强调打击犯罪和增强执法单位效率为他的主要施政目标,他的这些努力大多都获得了成功。不过,随着犯罪率快速下降而来的,是一些据称涉及的悲剧案件,也有一些人指控警察侵犯了公民权利。据说朱利安尼自己的副市长—鲁迪·华盛顿便曾数次遭到警察的过度执法所困扰。一些更具争议性的案子则是有关射击嫌犯,例如几内亚移民Amadou Diallo遭到警察误杀的事件。在另外一件较为不知名的警察误杀酒吧顾客Patrick Dorismond的事件中,即使事件在纽约爆发了数百名的抗议者,朱利安尼仍坚定的支持纽约市警察部门,他甚至采取前所未见的行动,向公众揭露Dorismond大量的犯罪纪录。

朱利安尼的政策在犯罪率的大幅降低上所扮演的角色依然有一些争议。在朱利安尼就任市长前美国全国的整体犯罪率也都有开始小幅下降,因此纽约市也有可能是受到这股趋势影响。另一项造就整体犯罪率下跌的可能因素是联邦政府在1990年代增加的7,000名警察人员、以及全国经济的整体好转。一些人主张人口层面的改变才是造成犯罪率下降的原因,就如同全国其他地方的类似趋势一样。不过另一些研究则指出纽约的犯罪率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间的下跌程度超过了美国全国的整体数字,并且应该被视为是当地的特殊现象。

许多纽约市人相信市长朱利安尼的政策对于纽约市的犯罪率下跌扮演了主要角色。这种观点显然不仅限于纽约市民,而且朱利安尼主导开发的“警务责任系统”也被全国其他许多城市的警察部门所沿用。

在2005年,瑞典驻纽约大使馆的前领事Olle Wstberg提名朱利安尼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举出他在市长任内改善纽约市治安的努力和成果。Wstberg说:“我相信在他市长任内,鲁迪借由政治上的努力,他所挽救的人命可能多于任何现今世上存活的人。” 在当选市长后,朱利安尼替纽约的WABC电台主持了一个每周的谈话叩应节目。他通常避免与媒体进行一对一的谈话访问,而是喜欢选在市中心的大门阶梯与一大群媒体发表演讲。朱利安尼经常接受电视脱口秀节目“大卫深夜秀”的访问,有时候以访客身分出席、有时候则参与喜剧的对话。其中一次知名的演出是在他刚当选市长之后,朱利安尼亲自在纽约街头填补了一个马路上的坑洞。

朱利安尼相当习惯在媒体上亮相,除了大卫深夜秀以外,他也在许许多多的脱口秀节目里出现过。在1997年他曾主持一次《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并且在911事件后再度主持了重新演出的那一集。朱利安尼也曾男扮女装亮相数次,最知名的一次是在1997年纽约的一场媒体餐会上。 在1999年朱利安尼命令市立的布鲁克林美术馆(Brooklyn Museum)停止展出一系列标题为“知觉展览”的画作,因为其中一幅由英国画家Chris Ofili所绘(他自己是一名天主教徒)、名为“圣母玛利亚”的画作将圣母玛利亚画成背景由一堆大象粪便和女性生殖器衬托的图像。许多纽约市的基督教群体都表达了对这幅画作的愤怒,画家对此则只回复到:“这都只和知觉控制有关”。朱利安尼认为这已经构成了政府赞助宗教仇恨艺术的举动,扬言若美术馆拒绝停止展出,他将要切断市政府对美术馆的预算补助。

美术馆对此提出了告诉,控告朱利安尼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一些宗教团体如美国天主教信仰和民权联盟(Catholic League)表态支持市长的行动,但其他一些组织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则谴责朱利安尼,认为他是在搞检查制度、并且妨碍了美术馆的第一修正案权利[28][29]。鲁迪美术馆最后赢得了诉讼,朱利安尼被判决应该恢复其预算补助,联邦地方法院的法官对此评论道:“联邦宪法有关的议题中,再也没有什么会比牵涉到政府官员试图审查艺术表达的作品、并且威胁切断重要文化机构的资金来达成政府要求的举动要来的严重的了。” 在1999年8月朱利安尼被抽中要参与一件民事诉讼的陪审团,这使他成为第一名在任期内担任陪审员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还成为了陪审团的主席。这个案子是有关一对住在纽约哈林区的夫妻控诉他们住宅的管理人员没有善尽建筑设施维护的责任,造成丈夫在一次洗澡时被过热的热水器烫伤生殖器,使得夫妻两人无法维持正常的性生活、最后造成两人离婚。

在1998年朱利安尼还获得“百年纽约人协会”(The Hundred Year Association of New York)颁发黄金勋章,以奖励他“对于纽约市市政的杰出贡献”。

鲁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